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淡如菊的博客

这里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希望你像以前一样常来看看,还做我的第一读者。

 
 
 

日志

 
 

废纸里捡回的记忆之--《山的印象》  

2008-03-17 14:43:05|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 的 印 象(写于1990年)

        小时候我在书中读到过很多关于山怎样美的描写,因而山很令我向往。哥哥下乡了,听说他去的那个地方是县里地盘最大而人口最少的一个公社,境内山多地少,每天要比平原地区少见好几个小时的太阳,山的形象顿时在我心目中黯淡了许多。我也要下乡了,因为我年龄小,妈妈让我插队到哥哥那。临行时,妈妈千叮咛万嘱咐,什么出门别迷路,夜晚别遇到狼,过河小心山洪……山简直令人恐怖!

         我到永安山区来了,几年之后,我成为了真正的山里人,这时,我才真正感受到山的魅力,体会到山的韵味,直到我离开山区十八年之后的今天,山的印象依然是那么清晰,令人回味无穷。

                                                  

                                                  山               泉

         常言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你别看村里的井深的看不见底,可在山上却到处是泉眼。

         当年的我是个小胖子,每到夏天,干活出汗特别多,一到歇崩的时候队里的小伙伴就领着口干舌燥的我去找泉眼,无论在哪个山上干活都会就近找到泉眼,当然这要本地人才行,不熟悉地形的当然不行。这些山泉有的在山脚下,有的在岩缝中,有的在树丛里,但它们都一个特点,酷似一个大蝌蚪,山泉溢出的地方,由于有人经常的扒,经常的掘,就圆圆的象蝌蚪的头,溢出的泉水形成的曲曲折折、活泼跳跃的溪流就象是蝌蚪的尾巴,流不出多远,它就又钻入了地下,每当它找到合适的地方,她就又顽强的钻出来。山泉经过大山的过滤,净化,清澈而泠冽,每当捧起一掬山泉,把燥热的嘴唇放在里面,那沁人心肺的清凉顿时传遍全身,酷热和干渴刹时全消。那畅饮山泉的感觉在我以后的十多年里我再也没有找到。

       在众多的山泉之中,印象最深的当属石河南岸山上的一眼山泉。她从长城脚下的一个方孔中汩汩流出,周围绿树环抱,每到春天,山上是姹紫嫣红,白的梨花,粉的桃花,黄色的萱草,橙色的野百合,还有一种花,山民们叫它“牛犊子花”,花名实在不雅,可是花开起来着实是红遍山野。前几年我在参观一个杜鹃花展的时候才知道那就是野生的杜鹃花,也就是南方的映山红,藏族的格桑花,朝鲜族的金达莱。而我们辽西仅存的一段明代的边城就横卧在这流光泛彩的山岭之上,在加上那一眼清泉,潺潺溪水,真是动静相宜美不胜收。我想,这一切要是处在风景胜地或是通衢要道,一定会成为一处著名的景观,南来北往的骚人墨客自会给它冠以一个风雅的名字,题辞作赋更是不消说了。然而它却处在了这样一个人迹罕到的山区,真真委屈了它!所以我一直想给它起一个名字,“花簇国魂”?有点冷落了山泉,“腾龙滴翠”?又嫌寂寞了山花,时至今日,我仍未想起一个令我满意的名字,更不用说得到世人的认可了。

 

                                            雷              雨

       一天早晨醒来,同屋睡的知青姐姐们正在议论着什么,看我醒来,就纷纷说:你昨晚一点都没害怕吗?睡的挺香的,我们吓的都没睡着啊。

         我迷迷糊糊的问:什么吓的啊?

         打雷呀!那雷打的可吓人了,声音可大了,分不出个数来啊!

         呵呵,不是我不害怕,而是我根本就没醒,我一点都不知道。把她们羡慕坏了,笑坏了,从此我睡觉死就成为了我们青年点的趣谈了,就这样我错过了第一次体验山区雷雨的机会,直到有一天在白天我亲历了一场山区的雷雨,我才知道了它的不同凡响之处。

         夏日,晴空万里,在地里干活的人在当时“大锅饭”的驱使下,都优哉游哉,颇有陶渊明的风范。突然就有人说:“山带帽了,要来雨了!”只见远方的山头被白色的云雾所笼罩了,象戴上一个白色的帽子,一会白色的云雾变成铅灰色的阴云,它滚动着、翻卷着从远至近逶迤而来,山头一个个的被阴云吞没,渐渐的近了,我们这一带的最高峰——歪脖山也不见了,而遮盖它的已不是阴云,在青黛色山峦的衬托下我们已经看到了由雨水下落的轨迹而形成的一条一条的雨幕。这时雷声乍起,隆隆不绝,每当一个炸雷响过,只听这个雷声的回声东面轰隆一声,西面轰隆一声,群山都不甘寂寞,纷纷响应,雷声顿时响成了一片。人们拿出最快的速度向村中跑去,我跟在后面,欣赏着大自然赋予山区的独特景色。雷声近了,雨幕近了,随着一阵凉风掠过,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并没有因为我是它多情的欣赏者而特殊照顾我,仍依惯例把我浇成落汤鸡的模样。

 

                           夫    妻    松

        村头山脚下有两棵松树,据说树下曾有个庙,而树是庙里的和尚栽的。当我看到这两棵松树的时候,庙早已不复存在,和尚更是销声匿迹,只留下“庙台”这个名称和郁郁葱葱的两棵松树。早上出工前队长在这里给大家派活,布置任务,安排生产;晚上月上时人们也爱聚集在这树下,张家长、李家短,前三百年、后五百年的聊天。当然也聊过这两棵松树,但是这树哪年所栽?谁人所栽?谁也不知;高有几丈?粗有几围?谁也没量过。只听说那年队里盖队部缺一个房梁,从其中的一棵树上放了一枝做房梁竟然有人没看出来。还有人说,他记事时树就这么大了,而他听他爷爷说,他爷爷记事时树也这般高大了。可能是它太古老太高大了,几十年的沧桑在它身上已算不了什么了。

       有趣的是这并肩站在一起多少年的古松,风格却迥然有异。一棵遒劲、雄伟,枝干蓬勃向上,巍巍然刺向苍穹,那孔武有力的样子很象一个赳赳武夫。另一棵紧紧依偎在它的身下,亭亭如盖,枝干袅袅然伸向远方,显得舒展、飘逸,象一个古装女子,群裾飞舞,彩带飘飘。两棵树一高一低,一雄健,一袅娜,相依相偎,相映成趣。远远看去是那么的和谐美妙。因此,我自己叫它们为“夫妻松”。每当看到它们,想起它们,我心中就升起一种祝愿,祝天下的夫妻都象它们一样,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相依相携,共同抵御雪雨风霜,渡过漫长的岁月。一想到这,每每就看不出松树的古老来了,到觉得这树蓬蓬勃勃,生机盎然,还象一对少年夫妻的样子。

      

           山区真美,美在妙趣天成,它不是由前人引导你去观赏那早已布置好了的、现成的,固定的美;而是让你自己充分发挥驰骋你的想象,让你自己去发现那自然的,没有雕饰的美。这种美一经发现那丰富的内涵、幽远的情趣就会使人终身不忘。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