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淡如菊的博客

这里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希望你像以前一样常来看看,还做我的第一读者。

 
 
 

日志

 
 

边外记忆之--打平和  

2008-08-12 18:06:41|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外是山区,男人的活很重,所以男人在家庭里有较高的地位;边外交通不便,离最近的集市要有50多里地,可能是因为这些原因吧,每当这些男人们馋了,就想法弄上一只两只的肥羊,在谁家做熟了,然后每个家庭的男劳力就从自己家带上点饭,然后去那家去吃羊肉,而后费用均摊,这就叫“打平和”(这最后的“和”字要读的很轻很短,听着才地道、舒服)。在集体化的日子里,就变成由生产队宰羊,男劳力聚餐的形式了,这也是边外的风俗了,男人们由各家各户聚在一起,吃肉喝酒,联络感情,化解矛盾,骂老婆,夸孩子,吹吹牛,耍耍彪,每到了打平和的时候,就是男人们的节日!

       一天,我们二队的妇女在干活的时候说起打平和,大家义愤填膺,为什么男人可以打平和,我们女人就不可以?当时的生产队长是一个开明的人,就说:“好啊!也给你们两只羊,你们打平和去吧。”大家一阵的欢呼,于是有能事的开始策划了。我们选中了陈大爷家,他家无儿无女,老两口干净利索,而且陈大爷会宰羊,家里没有闲杂人。

       我现在还十分清楚的记得,那天下午我们二队的妇女在后背阴山上萝卜地里起萝卜,后背阴山正对着边外庄,我们在山上也没心思干活,眼睛总看着陈大爷家的烟囱,开始是一个烟囱冒烟,我们就说这是开始烧水宰羊啦;两个烟囱冒烟了,就说开始炖肉了,大家的话题就没离开过羊肉,有的说大锅炖肉好吃,有的说羊肉炖萝卜的时候萝卜要和羊肉一块下锅,还有的说秋天的羊的肉最好吃了,总之,把我们的胃口吊的高高的,大家都期待着这顿盛宴。夕阳西下的时候,大伙说好像烟囱不冒烟了,大家一声欢呼,向村中跑去。

       边外庄有两个生产队,当时和我一起住的陈青元是一队的知青,心眼好的妇女队长就说你给陈青元也带着,于是我回到青年点,叫上陈青元,我们每人盛了一碗高粱米饭,拿着吃饭的家什,从村子东边的青年点迎着夕阳的余晖向村西的陈大爷家走去,我们嘴里哼着歌,脚步轻快,一边走一边用筷子敲打着饭碗,我看到陈青元的眼睛里有光在快乐的闪烁。

       陈大爷家是三间房,东西各一间住房,中间的一间是厨房,我们东北农家当时好像都是这样的格局。厨房东西各一个大灶坑,上面各有一个大锅,我从那时一直纳闷到现在,为什么我们东北农村的民居要用那末大的锅。这时陈大爷家的两口大锅里满满的,一大锅是炖的羊下货,一大锅是羊肉炖萝卜,热气腾腾的冒着气。我们被人让进了屋,只见屋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桌子,七长八短的凳子,都是从各家凑来的,炕上地上坐的、站的都是大姑娘、小媳妇、大姨、大妈,人说三个女子一台戏,这十多台戏同时上演,是沸反盈天。这是我们边外庄破天荒的一次女人打平和,又是我们自己争取来的,因此每一个人都带着胜利的喜悦和自豪。随着第一盆羊肉端上桌,只听到刚刚还吵吵嚷嚷,叽叽嘎嘎的屋内马上停止了喧嚣,没有客套,没有谦让,每个人急急的找好自己的位置,眼睛瞄着盆里自己中意的肉块,紧接着的是此起彼伏的咀嚼的声音,刹那间第一盆羊肉就一扫而光,到了吃第二盆的时候,才有人开始品评羊肉的味道,大家又开始嘻嘻哈哈起来,一直到肚子饱的不能再吃了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和陈青元带来的高粱米饭是一口没吃,呵呵。我相信这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一顿饭,一直到现在还是我记忆中的最佳记录。

       第二天,边外庄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就是:二队的老娘们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