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淡如菊的博客

这里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希望你像以前一样常来看看,还做我的第一读者。

 
 
 

日志

 
 

史河夜渡  

2010-01-14 14:06:59|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在河南省东南一隅,北临淮河,东接安徽,南望大别山,家乡的一切对我这个东北长大的孩子来说都是新鲜的陌生的,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风土人情。不过我适应的很快,慢慢的也能帮爸妈做好多事情。

            家乡附近有一条河叫史河。史河发源于安徽省金寨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向北流经河南固始在三河尖汇入淮河。我家就在离史河一里远的小村庄。每次赶集上县都要在张塘渡口过河。河水多的时候,有摆渡的船,摆渡的是一对张姓父子,忠厚而寡言,我现在还记得小张晒的黑黑的皮肤和一笑就露出白白牙齿的笑脸。水少的时候也可以趟过去,常来常往也没什么不便。每次过河,我还会在河边玩一会,看看风景,踩踩河滩的细沙……

           一次我去六十里外的县城姑姑家取哥哥给我们邮的钱,去的时候河水清清浅浅的,我在渡口趟了过去。第二天我从县城回来的时候没想到会走的这么辛苦,(我想了好久不知怎么说,想想我也这么大岁数了,就直说好了)一是我来月经了,劣质的卫生纸把我的大腿两侧磨的血肉模糊,二是头一天已经走了六十里路,第二天也就没了力气。等我慢慢的捱到张塘渡口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吃惊的发现河水涨了好多,而渡船停泊在对岸,船上空无一人!我站在河东向河西大声的呼喊:“船来!”期望摆渡的可以听到像往常一样把船撑过来摆我过河,可是那一天因河水宽了很多,我的声嘶力竭的呼喊全被晚风吹走,没有人听到。

         眼看天快黑了,我一个人站在在阒无人迹的河边无计可施。我想我不能在河边呆一宿,我一定要过河去!我看着河水想:河水的流量是一定的,那么河面窄的地方一定水流就急,河底也会被水流淘的深;而河面宽的地方一定会浅一些。我离开渡口沿河往上游走,我来到我们大队的大竹园(呵呵!据说这个竹园解放前是我们家的)的对面,这里河面宽阔,水流相对平缓,我决定就在这里过河。我找了一根树枝,太细,不能作为拐杖拄着,但是可以用来向前面探路,探测河底的深浅。我把脱下的棉裤、鞋子和我带的东西一起捆成一个包裹,顶在头上,用左手扶着,右手拿着那个树枝,就这样我下了河。当时我的样子一定很怪,很难看,不过不要紧,那里没人看见。

       平时温柔的细沙这时一走一陷,我担心我会深深的陷进去再也拔不出脚来,水没了大腿根以后我的身体开始向水流的方向倾倒、歪斜,我以那个大竹园为坐标,调整身体的平衡,奋力的跋涉,我想“跋涉”这个词用在这里是再恰当不过的了。河水的冰冷我一点也感觉不到,我不知等待我的是什么,我只是一步一步的机械的跋涉(我又一次用了这个词,因为除了它,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我的步伐)。就在我被水冲的离了歪斜的站立不稳的时候,就在我想水要是再深下去我就返回的时候,我感到水浅了,慢慢的越来越浅了,我~~~终于渡过了史河。没有用来擦干身上的水的东西,我就那么湿着穿上了我的棉裤和鞋子,我的身体瑟瑟的发抖,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我从小和哥哥们一起长大,和他们一起玩耍,有男孩子性格,胆子一直很大,从来不怕黑,也敢走夜路,可是那一天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想应该是一种死里逃生后的一种紧张。我拔腿向家里跑去。

          后来我向家乡的叔叔伯伯们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向爸爸说:“小女子(家乡管小姑娘都叫小女子,后面的“子”读轻声)真是聪明,她下水的地方是史河这一段最浅,最缓的地方,换一个地方她也许就没命了。”后来,爸爸带我在河东认了一个本家伯父的家,再有这种事千万不能再冒险了。

          对了,那天所以河水莫名的暴涨,是因为史河上游的梅山水库放水所致。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