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淡如菊的博客

这里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希望你像以前一样常来看看,还做我的第一读者。

 
 
 

日志

 
 

天堂不会孤单  

2010-02-21 11:48:26|  分类: 亲情链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舅是妈妈最小的弟弟,师范毕业子承父业做了教师。文革期间姥姥被从县城下放到老家乡下,年老体弱的姥姥根本没有在农村独立生活的能力,因此老舅也和姥姥一起来到了乡下,做了一名乡村教师。后来老舅的妻子离开了老舅,并带走了孩子。从此,老舅一直和姥姥生活在一起。

              从小没见过老舅,是爸爸妈妈被遣送回老家的时候,我回乡看爸爸妈妈的时候才第一次看见老舅,那时的老舅还很年轻,瘦瘦高高的,对我很和善,我去姥姥家的时候,常有村民来老舅家“磨云”(家乡话,不知道是哪两个字,意思相当于:摆龙门阵或侃大山),老舅也常常帮助村里的文艺宣传队搞搞排练什么的,毕竟老舅是那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

            那时的春天是最难过的,被家乡人称为“春荒头”,秋季分的稻子吃完了,夏季的麦子还没有成熟,弄不好是要饿死人的。正是这样的青黄不接的一个春天,妈妈在东北我的哥哥这里,我和爸爸在家乡艰难度日。一天我看见老舅远远的向我家走来,肩上背着一个粮袋,进了门第一句话说的是:“你姥姥让我来看看,你们爷两个饿死没?”老舅肩上扛的是一袋大麦,大麦因为成熟期比小麦早一周,所以被称为“救命粮”。老舅所在的生产队分了大麦,老舅走了30多里地背了来送给我们,以解我们的断炊之急。记得在60年过“粮食关”的时候吃过加拿大大麦面,黏黏的,滑滑的,非常的不好吃。可是老舅送来的大麦磨成的面粉却和小麦粉差不多,挺好吃的。从此老舅肩背粮袋从远处走来的的样子就成了我脑海里的最深的印象。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再后来,爸爸妈妈也落实了政策离开了家乡,回到了他们工作的地方。家乡又只剩下了姥姥和老舅两个人。老舅照顾着姥姥,在外地工作的妈妈和我的大舅从没因为姥姥的照顾和养老担过心,因为她和老舅在一起,老舅给予了姥姥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样一直到了姥姥84岁的时候无疾而终。

          家里只剩下了老舅一个人,妈妈开始有了担心,老舅今后的生活怎么办?妈妈建议老舅去找一找家乡的教育部门,因为老舅的回乡也是文革期间的一个错误,文革结束了,老舅也应该回到原来的岗位。可是老舅耿介的性格,决定了他绝不会去因此而去求人,去找人家申诉自己的冤屈。他说他习惯了乡村的生活,他留在了乡下。

          后来老舅来过锦州几次,老舅也经常去湖北大舅家,还去过大连大哥家。他每次来锦州都住在妈妈的房间,每天早早的出去,晚上回来,也不坐车,都是步行,每次所走的路程都让我们惊讶,去过周边好多地方,有的地方连我们都没有到过。那天我们在一起回忆老舅,大家都说,老舅到谁家也不讨厌,他是一个从不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每天在家里都静静的,看电视的时候也是人家看什么他看什么,要不就是出去走。唯一一次与我们有不同意见的事是一次我们领他去我们这里新开的一家海鲜自助小火锅吃饭,回来问他怎么样,老舅竟然对当时锦城吃客都趋之若鹜的餐饮的评价说:“赖的很啊!” 

         在妈妈生命的最后几年经常惦记老舅的生活,因为我们发现老舅的性格越来越倔了,也越来越封闭了,我们都想这是他的孤单的生活所致。一次妈妈说道:“我要是死了,我不惦记你们,我就惦记你老舅啊。”我说:“妈你别怕,我会照顾我老舅的。”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过多的想过如何照顾老舅,我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安慰妈妈。后来我的大舅走了,老舅从此再没有去大舅家。03年我的妈妈也走了,老舅也再也没有来锦州。尽管我们每年都邀请他。

         老舅也老了,一个人孤单的在家乡生活。前几年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会合起来给老舅邮点钱,可是老舅并不领情,他常常很生气的拒绝。我们就改变做法,改为到了冬天时候,给他邮去保暖的内衣和羽绒服,还有吃的,土特产等等。老舅来信说这些东西他都可以在家乡买到。就是我们写信他也是很少回复,就是回复也是寥寥数语。我和哥哥们也时常的惦记老舅,我在这边也调查了一些公立和个人办的很多养老院的情况,我写信告诉老舅,我们想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养老院,我们会资助他住进去,然后在周末的时候会去看他,逢年过节我们会接他回家过节。接到老舅拒绝的信是在一年以后。在这一年里我只能偶尔的在和大舅家的表弟军汉通电话的时候知道老舅的消息。我们的结论是,老舅生了我的气。这也可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经常说他习惯了孤独。

       去年知道老舅把家搬到了柳树街(也就是镇上)上,我心略安,毕竟镇上的与生活相关的服务设施多一点,会有医院、饭店和商店。年前二十八、九的样子吧,我给老舅打电话,我问他身体怎么样,他说还好!血压也不太高了。我真想告诉他,我一直想回家乡去看望他,我计划不再拖了,就在今年我会抽时间去看他,但是我没说,我怕被他拒绝。我还想在年后再给他打个电话给他拜年。

       初三的晚上,我刚从沈阳回来,就听到大哥说军汉来电话了:“老舅病危!”

       初四上午,军汉再次来电话:“老舅辞世!”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痛恨过我们国家的一个特有的叫做“春运”的东西。我无法买到车票去为老舅长途奔丧!我无法再看老舅一眼!我无法实践我对妈妈许下的诺言!

       我打电话给在家乡为老舅操持丧事的维平,他是我的堂舅的外孙子,管老舅叫四姥爷,这几年他对老舅照顾比较多,老舅在街上住的房子也是他家的。他说初一的时候他去给老舅拜年老舅还好好的,初二还看见老舅在柳树的集上逛。初三早上,他的一个妹夫或姐夫去给老舅拜年的时候发现老舅发病,随即用车把老舅拉到县人民医院,这是上午的十点,到晚上十点抢救无效,老舅走了,享年77岁!维平说老舅将长眠在姥姥的身边。

     老舅走的很急,老舅走的很快,这十分符合老舅从不给人添麻烦的性格。我还想说我真的还想去看看老舅,为你和姥姥上上坟,不知对老舅还有意义吗?还是只是为了我自己的内心安宁?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在照顾老舅的这件事上我没有尽到责任,但是我在这里衷心的祝福命运多舛,半生孤独的老舅一路走好,祝福他在天堂不会孤单!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